土木狗苦啊……不知假期为何物。

从虹桥站出来,“毕业班的同学们今年的国庆假期抓紧出去玩,因为这可能是你们10年内的最后一个国庆假期……”多年前大四那会学校主任的话语又飘了出来。确实如此,只不过今年是个例外,休假三天,加上9月底的周末,5天!5天可以出来散心——借着参加婚礼的由头,代价是周五加班到晚上。

 

朋友从身后冒了出来,许久未见又发胖,以至于吃完饭起身之前这家伙要吸肚子整理衣服……

 

作为无组织无纪律的代表,我向来是不做旅行计划不提前打算的主,即使是国庆前夕——这不还没到嘛~ 谷歌了一下,酒店定在豫园,价格也不贵。卸下装备,酒店隔壁就是豫园,随便逛逛,走着走着就把南京路外滩啥的也趟过去了,这几个地儿都是人来人往的,白皮并黑鬼到处都是,还夹杂着一些碍眼的绿绿。路上说说话,互相倒些工作生活的苦水……在老去处听听小曲喝点小酒,朋友公司安排了电影《中国机长》的点映观影,羊毛不薅白不薅23333

 

根本想不到在床上能有这么多体己话……能聊到半夜两三点,可惜此时已经没有小酒了……

 

聊到半夜才睡的后果就是第二天的闹钟不管用了,我到了8点半多才起床。走在陌生的街上,站在天桥上举目四望,不辨东西,不知方向,真是无头苍蝇一般,大城市的钢筋混凝土森林真让人恐惧。那一瞬间,你身边有很多人,但你感觉和其他人不在同一时空,置身事外。

 

慢慢晃悠到中华艺术宫,一直很好奇它的建筑结构,嗯……上去了就只是默默吐槽:表皮式斗拱造型……当然为了造型而造型其实也不是什么错误,我也算半个多炮塔神教信徒,我们的理念:大就是好!多就是美!馆内正举办吴冠中的画展,怎么说呢……我没有审美能力,我欣赏不来,我好无力啊……这画展标题“我的艺术属于人民”,当然,这个“人民”是谁,那就意义不明了,至少从馆内的文字说明和作者幽怨深深的言论来看,应该不是我这种底层百姓,毕竟“五十年代的作品追求能让底层群众都看得明白“是一种”委曲求全“,那他的艺术大概是小布尔乔亚的,不是我的。

 

艺术宫边上的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没去,过于高贵/笑。11月份雅尼在这里有个音乐会,想去,不过没空。小资的田子坊还是适合成双成对的去逛,以至于孤身的我在外头来回走了两遍,还是没有进去,我怕自己会烧起FFF之火。笑。

 

和朋友说去绿雅吃晚餐,怎么说呢……所谓本帮菜,包含了很多江浙地区的菜式,以至于对着菜单面无表情:好多我都吃过啊。最后试了个凉拌香干马头兰,小时候掘马头兰挣点零钱,有贩子收卖往上海。虽然挖过不少,但我还没吃过这东西,我开玩笑说:‘遍身罗绮者,不是养蚕人’那我也是这样的。不过这玩意挺刺激的,威力不小啊,比菠萝厉害多了,以至于到今天还口腔溃疡……

 

长风公园这种类型的公园,放在长春比比皆是。普陀区挺老破小的,加上路上所见有个大约是不肯拆迁的倒塌半边的老房子,被围在一众光鲜亮丽的高楼之间,很有一种可笑的违和感,以至于我走到了环球金融那儿还在想着那间乡下瓦房。

 

 

(待续……)